标签归档:邱国鹭

知易行难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八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有一道填空题:市场持续不理性的时间可以长过______。凯恩斯说,可以长过你持续不破产的时间。公募基金经理说,可以长过客户持续不赎回的时间。私募基金经理说,可以长过信托持续不清盘的时间。券商自营操盘手说,可以长过风控持续不平仓的时间。所以说,长期投资知易行难。

马科维茨(Markowitz)的资产组合理论解决了如何在预期收益不变的情况下,通过组合管理和资产配置取得组合风险最小化的问题,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但是据说他在管理自己钱财时,资产配置一直是一半股票一般债券。所以说,组合投资知易行难。

我以前有个合伙人是有着30年从业经验的价值投资者。有一次我问他,1979年美国市场市盈率只有7倍、商业周刊封面文章宣告股市已死时,价值投资者们都跑哪儿去了呢?他笑着说,那时他们正忙着给客户解释为什么净值缩水了30%,因为他们在9倍市盈率时就早已满仓了。所以说,价值投资知易行难。

树动风动心动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七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股价波动的原因,是树在动(基本面),风在动(政策面),还是心在动(情绪面)?短期来说,股价波动是人心与人心博弈的结果,是心在动,难以预测。中期来说,股价更多是由政策面决定:吹的是政策宽松的暖风,股价就上涨;刮的是政策紧缩的寒风,股价就下跌。所以说,中期是风在动。

长期来说,股价是由基本面决定的。那些根基不稳的病树,难以避免在风中被连根拔起的命运;而那些有稳固根基的好树,不管人心冷暖,风向东西,终将成长为参天大树。所以说,长期是树在动。

“心在动”常对“风在动”推波助澜,把五级风放大为十级,此时人们已不关心“树动”与否,反正玩的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其实,研究“心动”的人赚的是彼此的钱,玩的是一赢一输的零和游戏;研究“树动”的人赚的是树木成长的钱,玩的小树长成大树的正和游戏。

这次不同了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六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约翰·邓普顿说,“这次不同了”(This time it’s different)是英语中最昂贵的四个字。人性的弱点总喜欢把短期的事情长期化,乐观起来就是“黄金十年”;碰到困难时却又觉得从此再也看不到光明了,因为“这次不同了”。其实,经济周期和市场周期总是起起伏伏、周而复始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过去40年香港股市的整体市盈率基本上都在10~20倍之间波动,如此反复多个周期,只要稍微研究一下市场历史的人都可以发现这个现象,可是几十年来人们的行为反复验证了这么一句话:人们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们从来不吸取任何教训。为什么人们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市场高峰附近入市,在市场低谷附近离市呢?原因很简单:当市场估值到高点时,总有些“这次不同了”之类的观点来说明这次的高估值是合理的(例如新经济,“港股直通车”);估值到低点时,又会有另一些观点来说明“这次不同了”(例如金融海啸,网络泡沫破灭)。

继续阅读

傻瓜定价说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五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拍卖时,同一件古董有人估50万,有人估500万,价格最终是由头脑最发热的人决定的。同理,股市处于底部时,流动性萎缩,任何抛盘都能打压股价,因此,股价能跌多深往往是由最恐慌的人决定的。换言之,市场的极端价格常常是由最大的傻瓜决定的,所以股价总是上涨时超涨,下跌时超跌。

常有人感叹股市的非理性行为。其实,价值投资者对这些非理性行为应该感激涕零——没有超跌,哪来价值低估?没有价值低估,哪来超额收益?理解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淡然处之并加以利用,这是逆向投资的第一步。

继续阅读

后视镜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四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还有什么比年复一年犯相同的错误更糟?每年犯不同的错误。美国前财长、哈佛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说过,投资者都想在今天做昨天应该做的事。我的观察是,投资者,特别是机构投资者,都希望在今年做去年应该做的事。

2008年让大家认识到本金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然后2009年股指翻倍。2009年让大家认识到牛市谁也跑不赢沪深300,然后2010年小股票结构性行情。2010年让大家认识到消费新兴和小股票才是硬道理,然后2011年蓝筹股大幅跑赢小股票。投资人总是不断地总结,只可惜是从“后视镜”中总结。股市里,即使那些想从自己的教训中吸取经验的投资者,也常常以偏概全地吸取不当的经验。美国人说“每个将军打的都是上一场战争”,也是此意。牛熊交替和市场风格都是不断在变化的,前一年正确的做法在下一年可能是不合时宜的。

继续阅读

人性的弱点:投资者常见的心理误区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三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1. 家花不如野花香

我在研究世界各国股市的历史后发现,几乎每个国家(包括A股)低估值的价值股的长期投资回报率都显著优于高估值的成长股。原因很简单:投资者对未来的成长往往抱有不切实际的过高期望,而对于现有的价值却视而不见。不珍惜已拥有的,而对未到手的抱有过于美好的想象,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人性。

2. 过度自信

1999年我参加哈佛行为金融学短训班时,教授通过无记名调查提了两个问题:你退休时能有多少钱;在座的人退休时平均能有多少钱。当场统计的结果显示,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平均是3 000万美元(在座多为美国基金经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平均是300万美元。也就是说,基本上每个人认为自己比平均水平强10倍。

继续阅读

对冲中国:机遇与挑战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二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买入时机# 最好的买入时机是卖家不得不在短期内快速清仓的时候。当许多卖家因为风控止损、产品清盘、客户赎回、基金经理撤换等原因而不顾价格地急抛时,往往能砸出股价的阶段性低点。只可惜,当许多人不得不急卖时,其他人往往也面临减仓的压力而不能买。事后回头看,觉得几乎不可理喻的低价其实就是这样产生的。

#保持独立性# 市场悲观情绪弥漫或者乐观情绪泛滥时,若要保持独立性,最好是不和别人讨论,不看盘,不读当期卖方报告,关起门来读本老书、翻些旧报告,心里重温一下那句老话:人类的智慧如果压缩成一句话,就是“这很快将会过去”。这样做有点阿Q,有点鸵鸟,但不会人云亦云。

#消息与股份# 一样的消息,由于市场环境和市场参与者情绪的不同,在股价中可以有截然不同的体现。弱市中,利好消息常被当作出货的机会;强市中,利空消息常被当作补仓的机会。当市场对坏消息不敏感、对好消息敏感时,表明市场的人气在恢复,也表明悲观预期已经充分反映在低估值中了。

继续阅读

未来10年:投资路在何方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一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选对公司# 前阵子在饭桌上,某投资界资深人士感叹说:“现在的上市公司,10家中有3家是骗子,3家是吹牛,3家是傻子,只有1家在做事,但做成做不成还不好说”。这话难免夸大,但是上市公司的良莠不齐也是事实。所谓投资其实就是寻找那些认真做事并且能做成事的公司,然后在市场一片悲观时买入。即便真如斯言,10家公司只有1家在做事,只有0.5家能做成事,2 000只A股中也能挑出100家能成事的企业来,而一个投资组合只需要20几只股票而已。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饮,关键是你要能保证你喝的这瓢水的水质。

#蟑螂理论# 中国人说,祸不单行。美国人说,你从来不会在厨房里只看到一只蟑螂,此即蟑螂理论(Cockroach Theory),指的是一个公司一旦爆发出一个问题,其背后往往隐藏着更多的问题,因为如果真只有一个问题的话,一般会被解决或掩盖而不会轻易暴露出来。此理论特别适用于高估值成长股。

#估值与预期# 估值低的股票,大家预期不高,偶尔基本面有点起伏,投资者也不会太在意。高估值的成长股预期很高,只要有一点坏消息,人们往往认为暴露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股价立即跳水。统计表明,许多成长股一旦有一个季度业绩低于预期,之后数个季度业绩低于预期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继续阅读

四种周期、三种杠杆,行业轮动时机的把握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十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未来中国的行业趋势# 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出现下一个辉瑞、下一个沃尔玛,但出现下一个卡特彼勒、下一个三星还是有希望的。从国际分工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这是国际贸易带来的必然结果,而且一个国家的长期牛股与其比较优势是一致的,如巴菲特在美国买消费和金融,这是美国的优势行业,但巴菲特在亚洲买的则是浦项钢铁、中石油、比亚迪这些在亚洲具比较优势的行业和公司。

#有品牌优势的消费股# 我更看好有品牌优势的消费股,这与如今媒体碎片化的现状有关。10年前有一半的人都在看中央电视台,那时广告的效果就好,现在大家看手机、玩微博、打游戏,分散的受众决定了重塑一个品牌的难度更大,成本也更高,所以品牌的护城河作用也就更不易被替代。

#国家的比较优势# 一个错误的逻辑是,因为美国的医药股占其总市值的13%以上,因此中国未来也要如此。为什么意大利的医药股只占总市值的1%不到,却涌现了阿玛尼、PRADA等奢侈品牌?难道意大利没有老龄化吗?这只是因为不同国家的比较优势不同罢了。

继续阅读

价值投资的局限性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九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骑马找马# 去年白马股受冷遇,黑马股受追捧,二者的估值差已近十年高点。其实,白马股在品牌、渠道、成本和管理等方面的竞争力远优于黑马股。放着低价白马股不买,偏买高价黑马股,梦想黑马能成长为下一个白马,这岂不是骑驴找驴,骑马找马?

#一月风向标# 在A股过去的21年中,有17年里股市全年走势与一月份的走势在涨跌方向上是一致的,准确率高达81%,胜过所有的策略分析师和经济学家。无独有偶,美国过去60年中,“一月晴雨表”的正确率也是80%,所以华尔街有个谚语叫“一月定全年”。中国股市自成立以来,有11年的1月份是上涨的,其中,有9年出现了全年股市上涨,例如 2006、2007和2009年的1月份都是上涨的。相对照的是,在1月份下跌的10年中,有8年全年股市下跌,例如2008、2010和2011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