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通货膨胀

Central banking: After the hold, be bold

The Economist

Central banking: After the hold, be bold

威廉·菲利普斯在近百年的经济数据中总结出一条经济规律:通货膨胀率与失业率之间存在反向关系。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这就是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

但是现在,这个关系似乎已经不再有效。

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只有金融危机最高时的一半,但通货膨胀率却迟迟没有增长的势头。《经济学人》杂志认为,美联储和一些成熟经济体的央行应该放弃使用2%通货膨胀率的目标,转而将名义国内生产总值(Nominal GDP)作为目标。

美国失业率和CPI的变化,1945-2015年
美国失业率和CPI的变化,1945-2015年

为什么要担心通货紧缩?

关于何时加息,美联储官方的回答一直是“由数据决定”。而现在数据中最大的(也许是唯一的)障碍就是通货膨胀率了。

美国现在的通货膨胀率低得可怜。这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一年间价格跌幅超过50%的石油。但即使是除去能源和实物价格的影响核心通胀率(core inflation)也还是比美联储的2%目标要低很多。

Consumer Price Index 2000 to 2015

如此低的通货膨胀率让一些人 — 其中最著名的是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和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 — 公开表示,美国央行应该考虑的不是加息,而是第四轮量化宽松。他们担心美国可能陷入通货紧缩的陷阱。

通货紧缩(deflation),简单地说,就是整体物价水平下跌。日常生活中,商品降价可能刺激消费。消费多了,经济发展自然就加快了。那为什么还要担心通货紧缩呢?

继续阅读

发展中国家央行应该如何制定通胀目标?

制定通货膨胀目标是全球大多数中央银行使用的货币政策。绝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中央银行的通胀目标都是出去能源和食物价格变化的核心通胀(Core Inflation)。在这篇论文中,IMF经济学家Rahul Anand和两位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Eswar Prasad和Boyang Zhang开发了一套专为发展中国家央行设计的通货膨胀模型。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消费者信贷消费的能力受到限制,而且他们在食物上的花费的比例较高。三位研究人员的模型显示,新兴经济体的央行更适合把整体通胀率(Headline Inflation)作为目标。

论文(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