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阅读:2016年1月10日

又到周末,这里是利得收集的一些值得读的文章。

Bloomberg

China’s 29 Minutes of Chaos: Stunned Brokers and a Race to Sell

Bloomberg

Meet the Two Brothers Making Millions Off the Refugee Crisis in Scandinavia

挪威两兄弟想出以营利为模式给难民提供帮助的模式。他们现在号称是挪威最不为人所知的亿万富翁。

WSJ

Why China Shifted Its Strategy for the Yuan, and How It Backfired

WSJ

The Man Behind China’s Circuit Breaker Gets Grilled

Costs and benefits to phasing out paper currency

Harvard

Costs and benefits to phasing out paper currency

如今,越来越多的交易交易都是通过网络完成。信用卡、网上银行、支付宝和各式各样的金融创业产品让我们在生活中几乎已经接触不到实物现金。另外,彻底取消纸质货币可以让央行在货币政策上有更大的空间(比如负利率)。但是,是否可以完全取消纸质货币呢?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这篇文章中为我们分析了取消纸质货币的成本和好处。

我认为完全取消纸质货币的政策在短期内实现的可能也几乎为零。这主要还是由于技术不够成熟和人们对电子货币的不信任。不过,这是一个十分有趣,而且十分有潜力的话题。

这里是《华尔街日报》对这篇论文的报道。

《大空头》电影片段:Jenga

周末去看了根据Michael Lewis原名书籍改编的电影《大空头》(The Big Short),说的是一群投资者在07年金融危机发生前做空债务担保证券(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CDO)的故事。这段视频是我觉得这部电影里最有意思的,特别是从1分53秒开始半分钟的说中国“书呆子”那段。

中国需要经济改革来维持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中文版英文版),讨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文章认为,北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国家将面临的经济挑战的严重性,只有经济改革才可能保证经济增长。

这是《金融时报》中文网对文章的概括:

中国传统经济模式已走到尽头,中共必须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让过剩行业里的亏损企业破产,分拆国企、打破其垄断地位,如实统计银行体系坏账,并广开言路。

继续阅读

大忙人多西

杰克·多西(Jack Dorsey)是个大忙人。他现在掌管着两家上市公司:Twitter(TWTR)和Square(SQ)。可以想象他每天要处理多少事情。

《华尔街日报》周一发表了一篇关于多西的文章。文章主要想表达的是他是多么努力地为Twitter和Square工作着:分秒必争;每天的行程计划要精细到分钟;推特董事会主席想找他讨论公司的问题,只能通过给他开车,在途中和他聊天。文章中提到有人把他现在的情况比做第二次回到苹果时的乔布斯(那时他同时担任苹果和Pixar公司的CEO)。

也许你是应该欣赏多西的努力,但是这绝不是投资者希望看到公司CEO应该做的。

继续阅读

马斯克的SpaceX和火箭发射

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创办的另一家试图改变人类的公司SpaceX在周一成功发射了升级版的猎鹰9号运载火箭(Falcon 9),并成功回收了火箭的一大部分(回收的部分为第一子级,第二子级包含一个单引擎火箭,将继续在太空中飞行并执行任务)。

即使失败常有发生(例如半年前SpaceX的发射失败),很多国家和公司都已经掌握了较为成熟的火箭发射技术。现在问题是无法回收并多次使用这些火箭。这导致发射火箭的成本极高。火箭有多个引擎(这次猎鹰9号就拥有9个引擎),而每个引擎的价格都很高(猎鹰9号的每个引擎单价为500万美金)。设想,每次飞机飞行之后,飞机都需要更换引擎。从纽约/北京航线波音777航班有2个单价2500万美金的GE-90引擎。假设每次航班可以卖出500张票,那么每次票价需要贵出10万美金。(猎鹰9号2016年的发射费用为6120万美元。如果可以成功回收9个引擎并再次使用,那么发射费用至少可以减少一半以上。)

继续阅读

Money Never Slee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