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经济

谁“拥有”美联储

时常会看到一些阴谋论书籍声称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美联储) — 也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 — 是由私人财团控制的。这是极其无知的说法。那么,到底谁“拥有”美联储呢?

行使中央银行的权利是由美国国会根据美国宪法第一章第8.3款赋予美联储的。所以,美联储是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的个体。此个体是一个拥有一些私人性质的政府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不同,美联储的目标不是赚取利润,而是为了保证低失业率、价格平稳以及金融市场的稳定。

制定货币政策是美国中央银行的重要职责之一,也是实现其目标的重要手段。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拥有完全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反映在三个方面:一,货币政策的制定过程不需要经过行政和立法机构的认可;二,美联储的经费不需要通过国会批准,而是从其日常运营中获得(美国国会可以通过财政预算间接试施压大多数政府行政机构);其三,联邦储备委员会成员任期为14年,超过总统(四年)和国会议员(二年和六年)任期。

即使如此,美联储仍然受到联邦政府的监管和制约。美国国会会监控美联储的政策,并可以通过修改法律来改变美联储的权利和责任。美联储的中央权力机构联邦储备委员会(Board of Governors)成员都需要通过总统提名和参议院核准。所以更准确的说,美联储是政府中独立的一部分,并不是完全独立于政府。

除了总部设立在首都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之外,美国全国还被划分成12个区域,并在每个区设有一个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这些是美国中央银行系统的实际运营分支。这12家银行的法律结构相似于私人公司 — 每个分行都是独立的个体,设有董事会;而且在每个区域内的私立银行必须购买所在区域分行的“股份”。这种法律结构是构成很多误解的最主要因素。

拥有储备银行的股票和拥有私有公司的股票十分不同。一:这些股票不能出售,不能被交易,不能作为贷款的抵押物。“股东”银行会获得股息,但法律规定回报率不能超过总出资的6%。(总出资为该银行资产的3%,不能多也不能少。)二:储备银行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盈利。每年多余的营收在支付美联储日常开销和最多6%的股息后,都需要上交美国财政部。三:拥有储备银行的股票是法律规定作为美国联邦储蓄系统成员的条件。所以说,拥有这些股票更像是私立银行作为美联储系统成员的标志。作为美联储成员,这些银行必须接受美联储的监管,并需要存放银行准备金(Reserve)。但是他们同时可以在需要时通过美联储贴现窗口(Discount Window)借款,并可以使用美联储提供的其他服务(例如清算)。存放在美联储银行的准备金并没有利息,所以成员银行获得的最高6%的股息很大程度上相当于对这些无利息资金机会成本的补偿。

每个储备银行都是独立机构,拥有自己的董事会。每个储备银行的董事会各有9名成员,分为A、B、C三类,每类各三人。A类董事代表持股的成员银行,由大、中、小型成员银行各推选一人。B类董事代表社会各界其他行业(例如农业、商业、工业、服务业、消费者等),他们不能是任何银行的员工或董事会成员,由大、中、小型成员银行各推选一人。C类董事是由联邦储备委员会任命,他们代表社会各界,不能是任何银行的员工或董事会成员。每个储备银行的董事会成员选出该行的行长,通过联邦储备委员会确认后即可上任,任期五年,可连任两届。除纽约分行行长外的11名储备银行的行长轮流在制定美国货币政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中担任投票成员(纽约分行行长是法定FOMC副主席,常年担任投票成员)。

美国的中央银行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机构。其中的一部分 — 联邦储备银行 — 是由私立银行(并不是个人财团,而是接收储蓄存款的银行)“控股”的。但这种“控股”和控股私有公司不同,并不是拥有这些联邦储备银行,而是作为美联储成员银行的标志。这些成员银行都需要受到美联储的监管。美联储成员银行对货币政策制定的直接影响力并不大,其中大型银行通过联邦储备银行董事会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力更是不高。而且,更不存在个人财团暗地里控制央行的情况。(不过,大型银行和财团通过其他手段对经济政策的影响力却是十分之大。)

所以说,所谓美国央行是由个人财团控制的这样的阴谋论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说法。美联储是一个受到政府监管,允许各类银行参与,但行为独立的政府机构。

参考资料

Who owns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如何测量繁荣

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个概念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在1934年首先提出的。GDP如今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常用的测量经济发展的指标。但在21世纪,GDP是否测量经济发展和国家繁荣的最好指标?《经济学人》在最新的一期杂志中进行了讨论。

你是愿意做中世纪的国王呢,还是当现代的上班族?国王仆役成群,身穿最精美的丝绸,享用山珍海味,但却拿牙疼没辙,而且有可能因为感染而丧命。坐马车来往于不同宫殿之间要一周的时间,总听那帮弄臣讲笑话也会生厌。只要想到现代牙科、抗生素、乘飞机旅行、智能手机和YouTube,就会觉得当21世纪的上班族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这个问题可不仅是个游戏,它说明了要比较不同时代的生活标准有多么棘手。但是,人们不但经常做这样的比较,而且还非常依赖单一的标准: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一数字已经成了物质福祉的代名词,尽管它作为衡量繁荣的指标存在严重缺陷,而且还一直都在变得更糟。它可能会进而让富裕世界对一切都更加焦虑——从收入停滞不前,到生产率增长令人失望。

继续阅读

Costs and benefits to phasing out paper currency

Harvard

Costs and benefits to phasing out paper currency

如今,越来越多的交易交易都是通过网络完成。信用卡、网上银行、支付宝和各式各样的金融创业产品让我们在生活中几乎已经接触不到实物现金。另外,彻底取消纸质货币可以让央行在货币政策上有更大的空间(比如负利率)。但是,是否可以完全取消纸质货币呢?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这篇文章中为我们分析了取消纸质货币的成本和好处。

我认为完全取消纸质货币的政策在短期内实现的可能也几乎为零。这主要还是由于技术不够成熟和人们对电子货币的不信任。不过,这是一个十分有趣,而且十分有潜力的话题。

这里是《华尔街日报》对这篇论文的报道。

中国需要经济改革来维持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中文版英文版),讨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文章认为,北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国家将面临的经济挑战的严重性,只有经济改革才可能保证经济增长。

这是《金融时报》中文网对文章的概括:

中国传统经济模式已走到尽头,中共必须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让过剩行业里的亏损企业破产,分拆国企、打破其垄断地位,如实统计银行体系坏账,并广开言路。

继续阅读

终于加息了

美联储终于做了决定。

FOMC在他们2015年12月的会议中决定将基准利率提高25个基点,这是近10年来美联储第一次加息。这次加息的时间和市场预期完全一致,幅度大小也和此前美联储官员提示的相符。

在美联储公布加息决定后,金融市场并没有太大反应。这说明美联储在加息之前给与了市场足够的提示。但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哪次货币政策的时间选择受到如此大的争议,而且还是如此小幅调整。经济学家和市场参与者们的观点分裂。说到底,制定货币政策就是要平衡让经济过热和减缓经济增长的风险。由于无法预测未来,我们无法肯定这个决定是对是错。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分析支持和反对这个决定的理由。

继续阅读

Angus Deaton’s understanding of economics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因为“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分析”做出的贡献而被授予201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迪顿教授的大学个人主页上,有一篇14页的短篇个人传记,介绍了他的人生经历。其中有这样一小段话,描述了他对经济学的理解:

I understood that economics was about three things: theory that specified mechanisms and stories about how the world worked, and how things might be linked together; evidence that could be interpreted in terms of the theory, or that seemed to contradict it, or was just puzzling; and writing (whose importance is much understated in economics) that could explain mechanisms in a way that made them compelling, or that could draw out the lessons that were learned from the combination of theory and evidence.

Central banking: After the hold, be bold

The Economist

Central banking: After the hold, be bold

威廉·菲利普斯在近百年的经济数据中总结出一条经济规律:通货膨胀率与失业率之间存在反向关系。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这就是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

但是现在,这个关系似乎已经不再有效。

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只有金融危机最高时的一半,但通货膨胀率却迟迟没有增长的势头。《经济学人》杂志认为,美联储和一些成熟经济体的央行应该放弃使用2%通货膨胀率的目标,转而将名义国内生产总值(Nominal GDP)作为目标。

美国失业率和CPI的变化,1945-2015年
美国失业率和CPI的变化,1945-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