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Leopold W.发布的文章

宁数月亮,不数星星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五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周期性成长股# 市场低迷时,周期性成长股是最值得关注的,因为它们的估值会因其周期性而被恐慌性杀跌,但业绩增长却能因其成长性而跨越周期。与非周期性成长股(估值不低)和新兴行业成长股(估值过高)相比,周期性成长股在当前股价下的性价比更高。

#港股# 港股的金融股为何比A股溢价多这么多?为何许多港股小股票才5~15倍估值而A股小股票动不动就50倍估值?国际金融大鳄、对冲基金参与的香港市场定价是不是有参考价值呢?这些身经百战的职业投资者对中国行业和公司的理解真的一无是处吗?行业资本和国际资本的定价对中长期价值投资者往往有启发。

#季报# 历史表明,低估值价值股相对于高估值成长股的超额收益常出现在季报公布前后,因为市场对高估值成长股的业绩预期往往太高,因此季报容易失望;相反,市场对低估值价值股的业绩预期往往太低,因此季报容易超预期。近期业绩快报也凸显了这种预期差,直接推动了市场风格转换为低估值白马行情。

继续阅读

投资的三个基本问题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四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股票有两种,一种是冰棒,又小又甜,常出现在游客最多的地方,招人喜欢,受人追捧,但是自身价值却总在不断地融化消亡;另一种是古董,表面上又旧又老,深埋土中,少人关注,要耗费功夫挖掘,但自身价值总在不断地增值。投资古董股要当心别买得太早,投机冰棒股要当心别卖得太迟。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医改# 医药行业的特点是消费者(患者)、消费决定者(医院/医生)和消费支付者(政府/医保)三者的分离。以药养医模式促成了药价虚高和“大处方”,医改推进统一招标和按病种支付就是把部分决定权从消费决定者手中转移到消费支付者手中,从而实现对药价和药量的控制。医改是由消费支付者推行的,在投入有限的条件下,扩大覆盖面的前提是降价和控量,因此各国的医改对普药都是利空。

#医药股# 医药是个能出长期大牛股的行业,但是切忌以板块配置的思路去投资,因为医药股之间的差异性实在太大,有时有些个股洪水滔天,而其他个股依旧歌舞升平,是个自下而上精选个股的行业。A股市场中,医药股中鱼龙混杂,机会和陷阱并存,但是在2014年年初的估值条件下,陷阱多过机会。

继续阅读

便宜是硬道理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三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贪婪有两种,一种是在6000点时明知贵了,但还想等多涨一会儿再卖;另一种是在2000是觉得便宜了,但还想等多跌一会儿再买。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军阀割据# 有销售半径的行业(如啤酒和水泥),重要的不是全国市场占有率,而是区域市场集中度。在军阀混战阶段,企业为抢地盘打价格战,两败俱伤;到了军阀割据阶段,彼此势力范围划清,各自在优势地区掌握定价权,共同繁荣。从军阀混战的无序竞争过渡到军阀割据的有序竞争,是值得关注的行业拐点。

#没有门槛的高增长# 2011年新兴行业的股票表现乏力,其实也不足为奇——当一大堆钱涌进一个门槛不高、未来发展路径不明的行业时,失望是常有的事。没有门槛的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太阳能股票近年来纷纷从高点跌落90%的案例值得好好研究。

#政策# 短线资金喜欢炒政策支持的行业,但从长线资本的角度看,国家限制的行业淘汰了落后产能,限制了新进入者。行业集中度提高,剩下的龙头企业的日子反而好过。

继续阅读

人弃我取,逆向投资的关键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二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众人夺路而逃时,不挡路,不跟随。不挡路是因为不想被踩死,不跟随市因为乌合之众往往跑错方向。不如作壁上观,等众人作鸟兽散后,捡些他们抛弃的粮草辎重合掉落的金银细软。看这慌不择路的样子,这一次不需要等太久的。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新兴行业看需求,传统行业看供给# 新兴行业讲的是需求快速成长的事,不必纠结于供给。而传统行业则只有控制供给,企业利润才能快速增长。过去12个月里表现好的传统行业要么是寡头行业,要么是淘汰落后产能的行业,二者的供给增长相对于需求而言都受到了有效控制。

#行业集中度# 很多人认为小股票的成长性普遍好于大股票。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大多数行业的集中度就会越来越低。但是只要关注一下工程机械、汽车、家电、啤酒、原料药、互联网等众多行业,你就会发现这些行业的集中度在过去几年都是持续提高的,这说明还是有许多行业里的大企业增长快于小企业。在这些行业里,低估值、高成长的行业龙头的投资价值就远高于行业内的小股票。

#未得到、已失去与正拥有# 以高估值买新兴行业而落入成长陷阱的是沉迷于“未得到”,以低估值买夕阳行业而落入价值陷阱的是沉迷于“已失去”。投资中风险收益比最高的还是那些容易被低估的“正拥有”。

继续阅读

以实业的眼光做投资

本文摘自《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第一章。作者是原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本书的其他章节节选。

下跌后,悲痛欲绝;上涨后,欢欣雀跃。两者均无必要。其实,经济还是那个经济,公司还是那个公司,既不因为急跌而变得更差,也不会因为急涨而变得更好。股价的短期祈福,反映的知识看客们的情绪波动,与企业的价值无关。以买企业的心态做投资,不因急跌而失措,也不因急升而忘形。

听邱国鹭谈行业投资

#护城河# 每三四年就得重挖一次的护城河其实不能算是护城河,而没有护城河就不断会有前浪死在沙滩上。在一个先发优势不断被颠覆、没有永远的赢家的行业里,只有勇于自我否定、因时而变才能生存。

#成长vs门槛# 多数人喜欢成长,但我喜欢门槛。成长是未来的,难预测;门槛是既成的,易把握。高门槛行业,新进入者难存活,因此行业供给受限,竞争有序,有利于企业盈利增长。低门槛行业,行业供给增长快,无序竞争,谁也赚不到钱。(门槛,即行业护城河)

#成长vs门槛:案例# 白色家电行业2000—2005年增长迅速,但利润不佳,股价疲软;2006—2010年行业增速减缓,但利润大增,龙头股价上涨十几倍。拐点是2005年行业大洗牌,小厂退出,之后龙头企业在规模、渠道、成本、品牌等方面优势扩大,阻止了新进入者,行业格局从野蛮生长的无序竞争转变为有门槛的有序竞争。

继续阅读

造就现代金融的5场危机

导读:金融容易受到危机的伤害,但同时这些危机也造就了现代金融。发表于《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通过介绍5场极具历史意义的金融危机,通过介绍5场极具历史意义的金融危机,让读者了解现代金融系统多个重要制度的起源,并让如今的监管机构从中学到可以如何避免这些危机的再次发生。

什么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人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通常是众所周知的科技发明,像是印刷或电。大家不太可能会提到一个同样重要的发明:金融合同。虽然广泛地不受欢迎,甚至被有人认为是卑鄙肮脏的,这项发明仍在人类至少7000多年的发展史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继续阅读

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house-of-cards-democracy-is-so-overrated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就曾经说过:“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除了我们之前试过的所有其他形式之外。”这句话被民主政体的支持者们用来回应几乎所有对于这种体制的批判。他们认为民主政体即使有再多缺陷,也是目前最好的政治体制。但是丘吉尔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半个多世纪前说的这句话,如今还能适用吗?作为最成功的政治发明之一,民主制度如今似乎遇到了不少问题。为什么这个制度现在会出现问题?应该怎样解决这些问题?米特给您带来《经济学人》封面文章对这个问题深度解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