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经济改革来维持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中文版英文版),讨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文章认为,北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国家将面临的经济挑战的严重性,只有经济改革才可能保证经济增长。

这是《金融时报》中文网对文章的概括:

中国传统经济模式已走到尽头,中共必须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让过剩行业里的亏损企业破产,分拆国企、打破其垄断地位,如实统计银行体系坏账,并广开言路。

文章首先讨论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利得翻译概括):

2016年是中国的猴年,迷信的说法是今年商业和经济会面临极大的风险。但即使是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也应该谨慎面对这个源自于封建时代的警告。在几十年的惊人高速发展之后,从购买力来看,中国经济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也是1990年以来最慢的一年。

即使是对中国经济最乐观的观察者也不可否认中国以投资为主导,信贷刺激,严重偏向出口和低成本制造业的经济模式带来的高速发展已经到头了。乐观的人会指出,由于现在中国经济基数较大,未来5年5.6%的年均增长速度也能带来过去双位数增长的产值增长。他们也也会指出,中国经济正在朝服务和消费转型。

即使有证据表明中国经济正在从制造业和重工业向服务和消费行业转型,但进一步研究数据会看到令人担心的问题。在2014年,服务行业的发展主要来自于房地产和金融行业,这主要是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引起了新的资产泡沫。2015年,中国股市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以惊人的速度翻倍,然后又在夏天以惊人的速度崩盘。已经被人们认为对经济管理有着无限力量的中国领导层先是在股票上涨时大唱赞歌,但在股票下跌时试图阻止市场力量,而他们的方法就是用政府资金购买股票和禁止大量卖出股票。

这些方法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中国政府高层多年来树立的经济舵手形象也岌岌可危。尽管自2014年年底以来央行已经6次降息,投资总额仍然继续下跌。最明显的受害者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和巴西、澳大利亚这样以大宗商品出口为主的经济体。中国对煤炭、钢铁、水泥的等大宗产品的需求大幅下降。

中国在短期之内不会有什么喘息的机会,这主要是因为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建筑和投资热潮中建立起来的产能过剩和高额债务。绝大多数投资都是由债务支撑的,而这些债务的主要来源是国有银行。即使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借贷狂潮让中国成为全球债务最高的经济体之一后,中国政府的债务对GDP比率仍处于上涨趋势。

之后,文章作者提出了三点建议(利得翻译概括):

中国政府需要放弃主要依靠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政策,这样的政策很明显没有什么作用。中国政府需要真正的改革。

第一,政府需要允许那些产能过剩行业的破公司破产。

第二,打破一些国有企业臃肿的结构和他们在一些主要行业享受的垄断。另外,政府需要在国有银行贯彻可信的会计制度,了解坏账的真实规模。

第三,也许是最重要的,就是允许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对言论的独裁镇压给学术圈、媒体、整个社会带来了恐惧感。这导致领导人只能听到他们想要听到的。他们无法看到整个经济真实的状况,直到真正危机的发生。

《金融时报》可能是根据这三点建议在现实中的实施的难以程度来列举的。第三点最难实施,但我也认为第三点最为重要。让一些没有受过教育的愤青在网上对宏观经济政策指手画脚,对中国经济发展好处极低。(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可能就是购买上网的硬件和服务是对GDP的贡献。)。但是让了解问题和对解决方法有见解的人无法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极其有害的。2015年中北京对股市的政策(不管是开放融资融券刺激股市上涨;还是用禁止出售股票这样的方法来阻止股票下跌)是极其幼稚的,这是美国100多年前就犯过的(并造成了严重后果的)错误。这不是摸着石头过河时应该犯的错误,这也不是正在转型的中国经济能多次承受的错误。《金融时报》提出的三个建议很紧迫,也很现实,虽然需要很痛苦的一个过程。

改革,一定是一个风险极高,而又十分痛苦的过程。历史上成功的改革,一定是有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和很多被伤害的既得利益者。当然,这是政治哲学家们应该讨论的问题。改革不易,作为投资者,我们可以做的就是仔细观察。如果能看到中国经济改革朝着这些方向的进步,那么可以增加对中国经济未来的信心,反之亦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