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得每日记:2016年7月29日

利得每日记(Daily Dose)每天为大家推荐媒体和各大刊物上值得一看的文章。文章类型多以分析为主,有时会加上一些我们自己的评论;内容主要涉及经济、金融和市场。每日记于纽约时间早成5点在利得网站发布,一天中会不断跟新。您也可以订阅我们的电子信,收取每天的最终版本。

#2016Q2 GDP

利得每日记:2016年7月28日

利得每日记(Daily Dose)每天为大家推荐媒体和各大刊物上值得一看的文章。文章类型多以分析为主,有时会加上一些我们自己的评论;内容主要涉及经济、金融和市场。每日记于纽约时间早成5点在利得网站发布,一天中会不断跟新。您也可以订阅我们的电子信,收取每天的最终版本。

#美联储

昨天美联储结束了7月份的FOMC会议,并不出意外的决定将利率保持在0.25% – 0.5%的区间。会议结束后的新闻稿中提到了两点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1. 美联储认为对经济发展短期的风险已经减弱(“Near-term risks to the economic outlook have diminished.”)。媒体认为这是美联储暗示可能会在近期加息。(WSJ / Bloomberg
  2. 美联储暗示美国劳工市场已经进入完全就业(full employment)的状态。(Bloomberg Benchmark经济博客:Hidden Message in Fed’s Statement: U.S. Is at Full Employment

我们认为,只要不出意外(例如工作机开始减少或者GDP变成负增长),美联储一定会在今年年底前加息。原因和去年加息的理由相同:央行需要一定的可信度,这是央行实行货币政策时最重要的“武器”之一。美联储在去年12月加息后预测2016年全年会加息1%,可是现在到7月份了还没有任何动静。美国经济增长虽然缓慢,但并没有到不可以承受0.25%加息的程度。为了保护央行可信度,我们认为美联储一定会在今年加息至少一次。

#美国2016Q2 GDP

今天美国人口调查局公布了一个全新的经济指标。美联储亚特兰大分行因为这个数据将明天发布的美国2016年第二季度GDP增长预测从2.2%下调至1.7%。

The final GDPNow model forecast for real GDP growth (seasonally adjusted annual rate) in the second quarter of 2016 is 1.8 percent on July 28, down from 2.3 percent on July 27. After the U.S. Census Bureau’s inaugural release of its advance economic indicators report, which covers retail and wholesale inventories and foreign trade in goods, the nowcast of the contribution of net exports to second-quarter real GDP growth declined from 0.17 percentage points to –0.10 percentage points and the nowcast of the contribution of inventory investment to growth declined from –0.63 percentage points to –0.79 percentage points.

我们的经济预测模型预测第二季度GDP增长将为2.1%。

#财报:亚马逊、谷歌

亚马逊(AMZN)和谷歌(GOOGL)在盘后公布了财报。两公司财报均超出预期,股票盘后上涨。

#桥水反击
《纽约时报》昨天发表文章揭露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中存在的很多问题。桥水今天对这篇文章的指责做出回应。(Business Insider)桥水创始人Ray Dailo将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为”扭曲事实”。

#闵斯基时刻

Financial stability: Minsky’s moment

《经济学人》介绍海曼·闵斯基的“金融不安定假说”(Financial Instability Hypothesis)。

谁“拥有”美联储

时常会看到一些阴谋论书籍声称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美联储) — 也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 — 是由私人财团控制的。这是极其无知的说法。那么,到底谁“拥有”美联储呢?

行使中央银行的权利是由美国国会根据美国宪法第一章第8.3款赋予美联储的。所以,美联储是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的个体。此个体是一个拥有一些私人性质的政府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不同,美联储的目标不是赚取利润,而是为了保证低失业率、价格平稳以及金融市场的稳定。

制定货币政策是美国中央银行的重要职责之一,也是实现其目标的重要手段。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拥有完全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反映在三个方面:一,货币政策的制定过程不需要经过行政和立法机构的认可;二,美联储的经费不需要通过国会批准,而是从其日常运营中获得(美国国会可以通过财政预算间接试施压大多数政府行政机构);其三,联邦储备委员会成员任期为14年,超过总统(四年)和国会议员(二年和六年)任期。

即使如此,美联储仍然受到联邦政府的监管和制约。美国国会会监控美联储的政策,并可以通过修改法律来改变美联储的权利和责任。美联储的中央权力机构联邦储备委员会(Board of Governors)成员都需要通过总统提名和参议院核准。所以更准确的说,美联储是政府中独立的一部分,并不是完全独立于政府。

除了总部设立在首都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之外,美国全国还被划分成12个区域,并在每个区设有一个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这些是美国中央银行系统的实际运营分支。这12家银行的法律结构相似于私人公司 — 每个分行都是独立的个体,设有董事会;而且在每个区域内的私立银行必须购买所在区域分行的“股份”。这种法律结构是构成很多误解的最主要因素。

拥有储备银行的股票和拥有私有公司的股票十分不同。一:这些股票不能出售,不能被交易,不能作为贷款的抵押物。“股东”银行会获得股息,但法律规定回报率不能超过总出资的6%。(总出资为该银行资产的3%,不能多也不能少。)二:储备银行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盈利。每年多余的营收在支付美联储日常开销和最多6%的股息后,都需要上交美国财政部。三:拥有储备银行的股票是法律规定作为美国联邦储蓄系统成员的条件。所以说,拥有这些股票更像是私立银行作为美联储系统成员的标志。作为美联储成员,这些银行必须接受美联储的监管,并需要存放银行准备金(Reserve)。但是他们同时可以在需要时通过美联储贴现窗口(Discount Window)借款,并可以使用美联储提供的其他服务(例如清算)。存放在美联储银行的准备金并没有利息,所以成员银行获得的最高6%的股息很大程度上相当于对这些无利息资金机会成本的补偿。

每个储备银行都是独立机构,拥有自己的董事会。每个储备银行的董事会各有9名成员,分为A、B、C三类,每类各三人。A类董事代表持股的成员银行,由大、中、小型成员银行各推选一人。B类董事代表社会各界其他行业(例如农业、商业、工业、服务业、消费者等),他们不能是任何银行的员工或董事会成员,由大、中、小型成员银行各推选一人。C类董事是由联邦储备委员会任命,他们代表社会各界,不能是任何银行的员工或董事会成员。每个储备银行的董事会成员选出该行的行长,通过联邦储备委员会确认后即可上任,任期五年,可连任两届。除纽约分行行长外的11名储备银行的行长轮流在制定美国货币政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中担任投票成员(纽约分行行长是法定FOMC副主席,常年担任投票成员)。

美国的中央银行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机构。其中的一部分 — 联邦储备银行 — 是由私立银行(并不是个人财团,而是接收储蓄存款的银行)“控股”的。但这种“控股”和控股私有公司不同,并不是拥有这些联邦储备银行,而是作为美联储成员银行的标志。这些成员银行都需要受到美联储的监管。美联储成员银行对货币政策制定的直接影响力并不大,其中大型银行通过联邦储备银行董事会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力更是不高。而且,更不存在个人财团暗地里控制央行的情况。(不过,大型银行和财团通过其他手段对经济政策的影响力却是十分之大。)

所以说,所谓美国央行是由个人财团控制的这样的阴谋论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说法。美联储是一个受到政府监管,允许各类银行参与,但行为独立的政府机构。

参考资料

Who owns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如何测量繁荣

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个概念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在1934年首先提出的。GDP如今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常用的测量经济发展的指标。但在21世纪,GDP是否测量经济发展和国家繁荣的最好指标?《经济学人》在最新的一期杂志中进行了讨论。

你是愿意做中世纪的国王呢,还是当现代的上班族?国王仆役成群,身穿最精美的丝绸,享用山珍海味,但却拿牙疼没辙,而且有可能因为感染而丧命。坐马车来往于不同宫殿之间要一周的时间,总听那帮弄臣讲笑话也会生厌。只要想到现代牙科、抗生素、乘飞机旅行、智能手机和YouTube,就会觉得当21世纪的上班族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这个问题可不仅是个游戏,它说明了要比较不同时代的生活标准有多么棘手。但是,人们不但经常做这样的比较,而且还非常依赖单一的标准: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一数字已经成了物质福祉的代名词,尽管它作为衡量繁荣的指标存在严重缺陷,而且还一直都在变得更糟。它可能会进而让富裕世界对一切都更加焦虑——从收入停滞不前,到生产率增长令人失望。

继续阅读

中国“私募一哥”的覆灭

Xu Xiang The Fall of China’s Hedge-Fund King

“私募一哥”的覆灭(一):徐翔其人

从自学成才的股民到“私募一哥”,徐翔的人生是一个隐秘的传奇。在经历无数市场风波和反腐运动却岿然不动之后,这个传奇在一段徒劳的逃亡路上悄然终止。

去年11月1日,周日,上午10点33分,东部沿海工业城市宁波的高速交警在其官方微博上发了一条看似无关痛痒的消息:“因临时交通管制,G15沈海南接线、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进口都已关闭。”

那个周末,富甲一方的徐翔回老家宁波参加他奶奶的百岁寿宴。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泽熙投资的创始人,徐翔一贯会带来真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回报:他管理的表现最差的基金,也在五年时间里增长了近800%。经历了无数次的腐败调查、市场下跌、清洗运动和其他恐慌,他都安然无恙。然而,就在他的传奇色彩日益浓厚的同时,徐翔本人依旧神秘。凭借其他人没有的知识和信息以及其他人不知道的传言,他积累起了大笔财富。这是一项针对中国制定的完美策略。在这里,相关方严格控制信息,不愿发布信息。(我为本文采访的几乎所有消息人士都只愿匿名受访。他们害怕遭到政府报复,或是生意受到损害。)尽管财富和影响力都增加了,但徐翔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个人生活的几乎所有细节和他的交易技巧。

继续阅读

Money Never Sleeps